贵阳名家建材有限责任公司

贵阳罗浮宫陶瓷

上海女孩成“写真狂人”个体写真集堆一层楼高-墙身防潮

  青年报11月16日报道 姑娘“水仙”在家中保持着一项“上海记录”,那就是假如把她从小至今拍摄的所有个人写真集叠放起来,这些写真集便足有一层楼那么高。

  上海姑娘“水仙”本有个分外妖娆的名字,改名“水仙”是记者的建议。在一个美丽的古希腊神话中:少年那西斯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便爱上了自己,每天茶饭不思,憔悴而死,变成了一朵花,后人称之为水仙花。水仙花于是成了英语“自恋”的代名词。在获悉这一神话典故后,“水仙”笑着接受了这个新名字。天生丽质自难弃,她坦率地承认,正是打小对外貌的自恋,才使她成为大家公认的写真狂人。在采访“水仙”前,记者必须先描述一下她的家。

  那是个没有一件装饰品的地方,但凡家中可以美化的角落,全被大小不一,形状各异,放着“水仙”写真的相架、相框霸占着。“水仙”说,在她心目中,自己的照片就是最好的艺术品。

  她的卧室不大,除去一张大床,剩下的地方只留给了一个四门衣柜。衣柜内的陈设更简单:两排百搭的职业装,和两抽屉塞得满满的写真册。“本来写真册还会更多,只是爸妈一直抗议家中放不下。之后很多的照片,我都没做成册。仅是要了散片,收录在电脑中。

  “水仙”打理她的这些宝贝很讲究:每本写真册外套着个防尘袋,袋内放上一颗樟脑丸。就好比普通人家季节更替时洗衣晒被的习俗,“水仙”也不忘定时捣鼓一下抽屉内的三十多本相册。“照片暴露在空气中,时间长了会泛黄,颜色也变得黯淡,这样保存可以防潮、防虫、延长寿命。”即使这要花上半天的休息时间,她也是乐此不疲。整理完后,细心的“水仙”还会在抽屉内放个空气清新剂。“这样欣赏我的写真时,视觉、嗅觉均得到最直观的享受。”

  她给每本写真册都设置了独特的“身份证号码”,标在了防尘套上。“例如这本号码为‘01-绝,浴-天-公-外’,就表示2001年‘绝色’工作室拍摄,有浴袍、天使、公主、外星人这四个造型。所以只要看一眼防尘袋,我就知道里面放着哪本相册。”

  “水仙”边聊边向记者递来一本相册,“看看这本,这个摄影师和我合作得很愉快。”记者刚想打开,突然被水仙大喝一声,制止了。“不好意思,你之前洗手了没。我每次看照片都一定洗手,不然油污弄上去后去不掉。”“水仙”用疑惑的眼神盯着记者的手,传递着希望记者再洗一次手的强烈渴望。为了让她安心,记者起身前往卫生间,返回时,“水仙”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什么时候爱上拍写真?”记者问。“水仙”答不上来,拉来了最有发言权的妈妈。妈妈是在“水仙”五六岁时发现女儿最爱的是拍照。标志性事件是每次去公园前,“水仙”总会问道“咔嚓咔嚓”有没有带?到了公园,往往是爸爸借来的相机还未架起,“水仙”却早早地摆好了POSE。再以后,配上相框的个人照片,是学生时代的“水仙”送给同学毕业留念最多的纪念品。

  发现女儿摆POSE的潜力后,妈妈将“水仙”送去学舞蹈。几年的学习虽然没有让“水仙”得到升学考试加分的机会,却给了她一副优美的身段,以及“拗造型”的本领。

  “水仙”读大学期间,恰巧是港台等地大批婚纱摄影影楼大举来沪之时。经过化妆师和摄影师的妙手生花,一个个淡妆艳抹的新娘让“水仙”看了怦然心动。“我也可以那样漂亮。”“水仙”自信满满,可那时人们的词汇中还没有“写真”两字,一个女孩子怎么拍婚纱照。

  20岁生日之际,她决计留下点什么。某日,她冲入一家知名影楼,告诉接待小姐:“我想拍婚纱照,但我没有新郎,也不需要新郎。”“水仙”为她的这一大胆之举,付出了一个月主食以方便面度日的代价,但也迈开了她成为写真狂的第一步。

  “水仙”从抽屉中先拿走几本写真册,找了一会,从最底下抽出一本硕大的写真册。“现在看看,这本拍得真烂,造型呆板,我那么漂亮的脸被拍成了一张刷白的大饼脸,缺乏任何层次感。假如不是这次采访,这本册子就只会一直躺在抽屉的最底下。”但这本已经被“水仙”遗忘的写真册,当年却是她逢人就炫耀的资本。“我喜欢大家边看边说我漂亮。那是种很开心,很满足的感觉。”

  人民广场的“迪美”地下商场是上海个人写真的发源地。前几年,绝大多数的写真艺术馆都会去“迪美”摆摊招揽生意。大学毕业后的“水仙”有了经济收入,“迪美”便成了她每月光顾的地方,她要看看哪个写真工作室她还没有涉足。一年后,商场内的写真工作室开张速度,还赶不上“水仙”为自己写真的速度,最有趣的事情是,几乎每家的门市接待都能和她打上招呼。

  “水仙”拍写线年出现了“井喷”。“水仙”没有避讳其中的原因。“我失恋了,用拍照麻痹自己。”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水仙”告诉记者,她很早就发现自己有种本领,能够在摄影棚内忘记自己是谁,完全沉浸在拍摄造型中。那年夏天,“水仙”所有的休息日都辗转于上海各家写真工作室。从埃及艳后,到唐代仕女,再到武林女侠,总之哪个造型距离现实越远,“水仙”就挑哪个造型。这一年至少拍了十五六套写真,直到把市面上能见到的新造型都试个遍,“水仙”才放缓了拍摄速度。当大多数刚刚发现写真魅力的女生还在讨论摄影师拍摄水平的高低,化妆师化妆技术的优劣时,“水仙”已不满足于在写真工作室与众人拍出相似的照片。她想到了突破与创新,“虽然之后我的行为,在没有被大家接受前就已曲解,但我依旧追求那一刻的惊艳和刺激。”“水仙”口中的另类行为,就是这两年渐渐走红的人体彩绘。在某杂志惊鸿一瞥后,“水仙”便被人体彩绘的静态之美所震撼,她找到了与众不同的突破口。每小时3000元的高价,并没有吓退“水仙”。她花钱聘请了一名专业彩绘师,在她的前胸和后背画下了美丽的图案,并请来摄影师记录下那被彩绘全部覆盖了裸体的时刻。完成了前卫艺术的“水仙”,在照片中显示着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彩绘图案仿佛呼之欲出,“水仙”凹凸有致的身体与其水乳交融。

  “水仙”为一套别出心裁的写真,付出了每张均价两百多元的代价,尽管妈妈看后说她简直是发疯,朋友们也很难苟同她的行为,但“水仙”却对这套写真珍爱无比,她将照片保存在自己的电脑中,并设置成隐藏文件,没有密码无法打开。“之后我再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到它,既然这套前卫照片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那么,我就期望着它只成为我的专享。”

  旅游也是“水仙”的爱好,但旅游中还是为了疯拍写真。“水仙”说:“昨天是为了旅游而写真,今天却是为了写真而旅游。”因为爱拍照,“水仙”以前总喜欢在旅游景点拗上一个造型,留下到此一游的纪念。如今旅游却成了拍写真的附属品。每到一个新的城市,她一下飞机就直奔当地的服装市场,买上一套颇具地域特色的民族服装再加上若干美不胜收的装饰品,然后自己给自己化上一个最华美的妆,在游览景点前,一气将照片拍个够。“水仙”认为,迈入而立之年,已少了那份少年的轻狂,现在“边旅游、边写真”的方法,才是她此刻的追求。“细数八九年的写线多套写线多个造型,有七八千张照片。确实有些审美疲劳了,所以今年开始我刻意放缓了拍写真的频度。”不过“水仙”对记者强调,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拍摄出一张能将她全身的每一处美都体现得淋漓尽致的照片,所以她还会在写真之路继续前行。

  在“水仙”心中有个不成计划的计划。这些年的写真经验,让她对摄影和化妆技术略有精通,“水仙”期望有一天能开家写真工作室,将自己对写真的理解融入拍摄过程中。想法已在心中盘算了好几年,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自己的店里,我应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写真状态,但就怕得到的太容易,反而会对拍写真失去兴趣。”“水仙”颇为担心:“我的兴趣本就不多,不能连唯一的爱好也逐渐失去。”

  “写真”一词源于日语,中文意思就是照片、相片。上世纪90年代中期,艺术写真陆续进入上海市民的视野,之前上海连专门做婚纱摄影的行业也没有,人们结婚时,一般是去国营照相馆里拍上那么几张照。当时照相馆里可供选择的服装很少,美容造型也很简单。

  1993年第一家来自台湾地区的婚纱影楼在淮海路开张,这种化妆华丽、服装精美的婚纱照很快就被市民接受了。

«   2021年3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搜索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